追尋髮現完美的夢-JuliArt創辦人的品牌之路

2018-07-27人物專訪,大師特寫

追尋髮現完美的夢

JuliArt創辦人-Eric的品牌之路

 

叛逆因子 好成績的絕緣體

祖父在高雄以經營化工廠起家,接續父親也承接祖父的家業從事洗髮精、洗劑類的代工,Eric小時候家中富裕,出生已是富三代;Eric大學巧合地考上東吳化工系,父親心中滿是竊喜,家業傳承看似有望,「但其實是不小心考上的! Eric睜大眼睛強調考上了固然慶幸,但其實科系並非所愛,曾多次試圖轉系,又因為太愛玩沒轉成!好成績向來與他無關,可以感受得到他的心中的那股叛逆,人生不想被框架住、不想被安排好!

Eric在求學時仍有他的綠洲,自豪的說他大一擔任社團社長時,參與全國大專院校「花語寄情」聯合送花活動,接下近6000筆訂單,婉拒上盤商貨源,自己召集同學去花市批花提高毛利,讓社團成為全東吳大學最有錢的社團!社團活動成為Eric大學生活的重心,學業成績全都是低空飛過!

 

落難公子,拋家棄父的追夢之路!

大三那年,妹妹打來一通電話「爸爸生意失敗跳票,家裡房子被查封了!」這雷擊般的訊息,徹底的改變了他,包括那個以自我為中心的靈魂!「幫忙家裡!」成為埋在Eric中心的種子,他開始用功,積極去旁聽商學院的課,經濟、統計、行銷、會計、財務…全都不放過,於是畢業、當兵後,他必需選擇回到那個原本不想被框架的人生、回到了父親的工廠幫忙;這一切像極了八點檔劇情!

吉利化學工廠南區業務,是26歲的Eric的第一份工作,通路拜訪、收帳、應酬…,穿梭在傳統美容材料行與美容院,談的全是折扣、優惠、票期、何時喝酒…等條件,與商品好不好、質感優不優、品牌、市場、服務…一點關係都沒有,這點讓Eric很挫敗、很沒勁!

「我沒辦法改變那個環境,我覺得自己在演戲!」

撐不到一年,他決定”拋家棄父”做自己,沒得到允許, 私自決定上台北找自己的世界, 向未知的世界學習;「 離家的早上,我媽在門口那不諒解的表情我永遠忘不了!」Eric感慨地說著。

 

蠟燭二頭燒 ,連續六年,發薪日必跑三點半!

「談理想太遙遠,一開始其實不確定自己要什麼!懵懵懂懂的不斷跌跤!」

Eric回顧著到台北的前八年,機緣巧合下都是在資訊產業擔任業務賺取底薪與獎金,累積很多專業資訊技能與業務溝通實力,第九年決定回歸與洗髮精相關的美麗產業;沒有積蓄, 僅有的是曾在資訊業出國進修省下來的12萬元, 就開始成立了公司。

校長兼撞鐘,是很多白手起家的老闆們共同的遭遇,Eric也難逃例外,而在不清楚市場喜好的情況下,研發過許多不被消費者買單的商品,最後效期一到必須全部變成垃圾的慘況,也自己經手包裝設計、通路開發、行銷、財務…,同時還得拯救仍處於負載窘境的父親工廠轉虧為盈,壓力讓Eric焦頭爛額,每到發薪日,跑三點半已經是必備的橋段,為了周轉嘗盡人情冷暖,這樣撐過了六年,父親工廠終於能以正數為起點正常營運了,三點半也不用在意了!不經好奇的問:「老闆您早該放棄了吧?」

他回:「因為我有夢想吧!」

 

我不偉大,但我為夢想堅持!

Eric不是富老闆,沒開名車、沒住豪宅、樸素簡單數年如一日,更沒有龐大的資金可以一夕之間打響品牌知名度!

夢想,如果沒能讓生活更美好,那還有意義嗎?Eric的夢想到底是什麼?

「我想要做客製化洗髮精!!」「我想要調製出讓髮肌完美的完美洗髮精!」

簡單的十幾個字,卻要付出十多年以上的歷練與代價,他從來沒回頭過,常把自己關在實驗室裡專研配方、半夜突然睡醒想起調和方式就立馬起床記在紙上,從濃度、效能度、持久度、香味….一次、二次、287次…的實驗,直到成功滿意為止,2014年5月上市的「JuliArt髮現完美魔髮精靈」能得到FG年度專櫃潤護類賞TOP 1,就是這樣來的。

客製化洗髮精,代表消費者自己必須要像是廚師,知道該如何搭配食材、調味料,做出一份自己適合且喜歡的料理,理論很簡單,執行起來卻困難重重,因為必需要先把大家變成那個廚師,要讓大家知道原來自己需要什麼?適合什麼?選擇什麼?像是天方夜譚!而Eric目前的起步是開發「JuliArt調香健康洗髮精」,先讓市場從香味可以自己選擇、自己調和開始接觸!

「有趣!獨特!要做到別人做不到的!當消費者感受到商品的特殊、有效的價值,他們就會往你靠近!信任你!」

 

Eric持續往夢想之路邁進,非常感謝一路上的挫敗、艱辛,所有經歷與陪伴的人、事、物,都是Eric所珍藏的寶藏!而這股能量正蓄勢待發!